说说我的几件傻事
2020-07-19 12:35:45
  • 0
  • 0
  • 5
  • 0

这几件事之前都是说过的,这里不妨再统一起来说一说。

大学时有个北方的师兄,满脸络腮胡子,他用电动剃须刀刮胡子,老是刮不干净,我就以为电动剃须刀刮不干净胡子,于是许多年都是用老式的剃须刀刮胡子,哪怕多次一不小心把嘴角刮破,搞得鲜血淋淋,也决不换电动剃须刀。但到后来我才明白,其实电动剃须刀也是可以刮干净胡子的,而且很安全。我的师兄刮不干净胡子,不是电动剃须刀的问题,而是由于他的络腮胡子。

长期戴眼镜,洗镜片曾经亦是一件苦差事。用清水,洗不干净,还是老样子;用肥皂、香皂,更不行,镜片更加模糊,像是蒙了一层白白的雾气;用抹布擦,刚开始还行,后来也擦不干净了。直到有一天,北京的谭博士来我这里玩,我看他竟然用我厨房里的洗洁精洗镜片,刚开始还大跌眼镜:这也行?但是真的行,经洗洁精洗过的镜片光洁、明亮如新,所以后来我也如此做了。

最危险的,是有一年在南宁参加邕江冬泳比赛。按理说我的游泳技术还行,年轻时曾无数次“到中流击水”,渡过邕江并不难,但由于长期缺乏锻炼,我的身体已大不如前,加之是冬天,虽说南宁没有北方或湖南冷,但毕竟水有点凉,我又没做一丁点下水前的准备工作,而比赛是要讲速度、比实力的,几个团队的所有队员们通力合作、奋力拼搏,非常之快,渐渐我就跟不上大家了,单独一人落在后面。我一看剩下的江面还有那么宽,大家都走远了甚至到了对岸,心慌起来。这个时候我本该保持冷静,放慢速度,平躺水面,恢复体力,循序渐进的,可我一心慌,反倒游得越快,手脚紊乱,于是体力更加消耗殆尽,成了强弩之末,身体不断下沉,还呛了几口,要不是有工作人员赶来搭救,我早已葬身江底泽国了。

旅馆里的一次性牙膏,牙膏口是封住的,想要纯粹用手力把它打开,很不容易,除非是用比较尖利的工具比如小刀、牙签、锥子、钉子之类才行。很多次我身边没有这些工具,就只好用手掰或用口咬,很是艰难,就觉得这种一次性牙膏设计不合理、不方便。后来还是我几岁的儿子告诉我,牙膏盖子里藏着一个很尖的东西,它就是用来捅破牙膏封口的。儿子为此还吃吃地笑我傻。

我的傻还体现在不懂得争取自己的利益,本来这是天经地义、该属于我的,而且也不难做到,可我就是有些犹豫迟疑甚至不屑一顾,对人家如此去做还十分鄙夷,偏偏要当那个另类,冷眼旁观、自行一路。这倒也罢了,那就始终自命清高、淡泊名利吧,但事后又要后悔,企图弥补,这样就难得多了,再说即使成功,也已落后人家很远。

我的傻还体现在脸皮太薄,每次找人借钱或要回本属于自己的钱,都羞于启齿,常常要考虑好久,说的时候声音很低、满脸尴尬,让对方看笑话,甚至羞辱、捉弄一番。所以只能通过短信、微信(连打电话都很难为情),自己不直接出面,或者只能对方主动给我了。

我的傻还体现在容易相信别人,对人家所说的话常常信以为真,不知道选择、拒绝,所以也常常受骗上当。这样的例子就太多了,但是很多不好具体说,就此打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