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江日报》今天发表散文《追忆作家叶永烈》
2020-07-03 12:14:45
  • 0
  • 0
  • 4
  • 0

那日正晌,突然从新闻媒体上获悉一大惊天噩耗:原籍浙江温州的上海著名作家、咱们敬爱的叶永烈老师,数小时前已于沪市长海医院溘然病逝,驾鹤西去,享年整八十岁,倒也算是高龄福命、寿终正寝了。

我本是特别想赶去上海见叶老师最后一面的,只可惜最近家里事情太多,分身乏术,且心绪复杂,无法启程。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万分赧颜,只好写这么一篇小文,以寄托我的一点哀思吧。

说起来,咱们这一代人,有谁不是一出生就读着《小灵通漫游未来》、《十万个为什么》、《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碳的一家》等叶老师的书文而长大的呢?但要说真正见到他本人,那还是到本世纪之初了,叶老师被请至我正谋职的广西民大来做演讲,我把我当时已出版的几本书送给了他,他也送了我一本新出的《梁实秋与韩洁菁》,彼此又留了电话,算是认识了。

后来我多次去上海,都要去叨扰叶老师,请他吃饭,讲述文坛掌故;造访他那在大上海繁华都市中心、徐家汇肇嘉浜附近,却闹中取静、清雅自守的偌大私宅。叶老师与他的夫人杨老师都是知识分子出身,性格温和、为人宽厚、生活随意、言语不多,却无所不知、无所不明,是很好相处的。我出书一般不喜欢请人作序,要么没有《序言》,要么自己随便写一篇,但出于对叶老师的敬爱与认同,我有两本书请了他作序,他二话不说便爽快地答应了,然后又很快交了稿。

叶老师的家很有意思,他大概是中国私人藏书最多的作家之一了,当年就有六万多册藏书,可跟台湾已故的李敖先生媲美;据说李敖有七万多册藏书,而他们亦都是勤奋、博学之士。不过叶老师的藏书是放在三楼上、由原顶层露天游泳池改建的大书房里,汗牛充栋,煌煌壮观;在他二楼的小书房兼写作室里,却只有三个不大的旧书柜,一个书柜里放的是他的正版著作,大约有一两百部;一个书柜里放的是人家盗版的他的著作,也有一两百部;还有一个书柜里放的是人家盗他的名、但并非他所写的著作,同样有一两百部——叶老师谦虚地指着其中好几部说“写得不错”、“有些比我还写得好”,这个规模、场景够让人惊讶了!估计能创吉尼斯记录,连已故金庸先生都要自愧弗如啰!

近期网上流行一个词“快手”,我看叶永烈老师就是中国文坛一位真正的“快手”,他是当代中国作家里著述最多的人之一。他曾说过,他的近两百部各类著作,后来整理出二十八卷科普作品,一千四百万字;还有纪实文学作品是一千五百万字、行走文学作品是五百万字,即总共三千四百万字。其实应该还不止,大概有四千万字左右,因为有些集体署名、但以他为主的,以及别的体裁的作品(小说、杂文、寓言、童话、剧本、相声等),并未完全统计进来。

而且,叶永烈与那些专门写小说的作者(尤其是当下写网络连载小说的年轻作者)不一样,后者可以天马行空随便编造,叶永烈主要是从事非虚构文学创作,包括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人物传记、散文游记、科普读物、通讯报道等;再说他是北大化学系毕业,典型的“理科男”,为人与写作都非常严谨、认真,待正式撰稿之前,皆要搜集、阅读大量资料(包括文字、图像、录音、实物等)等,要做许多调查、采访,甚至得亲自跑很多地方,因此,他的作品材料丰富详实、分量沉甸甸的,可以说是“厚积薄发”,“无一字无来处”。

但晓是如此,比人家勤奋用功无数倍、付出时间精力多无数倍,同时博学广闻、大脑清晰、文思敏捷的叶永烈,仍然保持了非常快的创作速度,与非常高的“产量”。他给我两本书作序,近两千字的文章,都是一夜甚至半夜、一两个小时就完成的,堪称又快又好!

叶永烈老师千古!伏惟尚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