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鼠·鼠年·“鼠疫”》,广西日报发过部分,这是全文
2020-05-29 17:50:34
  • 0
  • 0
  • 2
  • 0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我国报纸的文艺副刊挺繁荣,还没有电脑、游戏、网络、手机什么的,大家平时爱看报纸,文人墨客热衷于在旧历年底或年头写“×(十二生肖属相)年说×”之类文章刊于报端。我也曾效仿之,偶尔写过篇把。今年不能免俗,就再写一篇吧。

今年是农历庚子年,属鼠。在十二属相里,子鼠排第一。东汉王充《论衡》里写道:“子亦水也,其禽鼠也;午亦火也,其禽马也……水胜火,鼠何不逐马? ”这应该算是关于十二属相最早的文献记载了。老鼠即俗话所说的耗子,在过去的除“四害”(另有苍蝇、蚊子、蟑螂或臭虫)里亦排第一,确实也挺讨厌,猥琐、鬼祟、肮脏、偷吃、搞破坏、传染疾病甚至瘟疫;但它小小的个儿,竟然抢到了众多生肖的首位,超越了庞大的牛、威猛的虎、高贵的龙、阴毒的蛇、奔腾的马、敏捷的猴、华美的鸡……想必还是甚有本事的。人类列它头位,看来还是挺忌惮它的狡诈、有才,并且神秘;而在性格上,则定义其为活泼、机智、乐观、开朗。

子鼠生殖强、数量多,古人敬奉它,亦有祈求多子多福之意。清末画家任预的《十二生肖图册》,其中《子鼠图》是五鼠抢食罐中瓜籽,而“籽”与“子”音同,表达多子意味。老鼠同葫芦、葡萄、石榴等多籽植物组成吉祥图案,强化了繁衍子嗣的愿望。

小小的耗子为何叫“老”鼠?因为它一降生就长有长长的胡须,显“老”相。而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却说:“人谓之鼠,其寿最长,故俗称老鼠,其性疑而不果……。”亦有道理。

成语词典里关于老鼠的成语,几乎都是不好的,“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狗咬耗子多管闲事”、“贼眉鼠目”、“鼠头鼠脑”、“胆小如鼠”、“蛇鼠一窝”、“城狐社鼠”、“无名鼠辈”等等;但是,在著名的湖南洞口滩头年画里,有幅作品《老鼠嫁女》,却是画得挺正面、喜庆、隆重、好看的。在湖北江汉平原还有“老鼠嫁女节”,时间是正月二十五,当晚家家户户不点灯,人人静坐床头,给老鼠嫁女提供方便,以免得罪了鼠族,全年消停不了。

老鼠虽体型如此之小,但它跟人类一样,也是哺乳类、分公母、胎生动物;而且智力并不低,成熟度几可与人类匹敌,狡诈、机警、灵活、风快,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虽然地球上但凡有人类的地方就有它的存在,可咱们根本见不到它究竟是在哪里、何时何地出现,说穿了,咱们在明处、它们在暗处;且嗅觉极佳、牙口极好、什么都吃、记忆力强、善游泳、善攀爬、善弹跳、善钻洞打洞……可谓多才多艺。远在三千年前的《诗经》里,就有著名的《硕鼠》篇:“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有句话形容矮个的人“人小鬼大”,老鼠大抵也是如此吧——当然,说好听点,还有一句话,谓“浓缩的就是精华”。

全世界有鼠类约四百八十种,好在泱泱中国只有三十四种。我们本以为老鼠的繁殖能力、生存能力极强,便可以像蚂蚁、苍蝇、细菌、病毒一样呈几何级数成倍无限增长,其实不然;当其数量的密度达到该环境的容纳限量时,就停止增长了。所以地球上虽然老鼠的数量非常庞大,据说有人类的好几倍,多达逾两百亿只,仅印度一国就有约五十亿只,却毕竟是有限的。

印度奉鼠为神,在寺庙的守护神中,有位叫多闻天王的大神手托老鼠。印度还有专门的老鼠庙,信徒们坚信“人死变鼠,鼠死变人”的轮回。云南一个旧矿区也有座耗子庙,矿工感恩于老鼠对灾祸的灵敏,将崇拜和禁忌代代传承。东北一些煤矿的工人尊鼠为“鼠仙”,忌讳捕鼠,在井下吃饭时还会喂它们。美国诺奖作家斯坦贝克的小说代表作《人鼠之间》,讲述了一个深刻的主题,就是貌似强大的人类,有时跟渺小的老鼠拥有相同的命运,一样可怜与绝望。

正因为老鼠的体型小、繁殖快、数量大、基因与人相近,故人类在从事科研工作、做各种实验需要活体生物时,就喜欢用小白鼠作为替代品,或者用小白鼠喂食爬行类生物。这似乎说明人类挺残忍的,但其实正是一种很合适的选择。而小白鼠的被牺牲,大大发展了人类的医学事业,堪称贡献卓著。

不过如今有个现象还是很让人感慨。过去猫是鼠的天敌,猫见鼠就咬、鼠见猫就逃;现在猫跟鼠却亲热上了,猫不再咬鼠,而鼠也爱上了猫。这究竟是算好现象还是坏现象呢?

去冬末今春初、亥猪尾子鼠头,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突然不期而至,先由中国江城武汉爆出端倪,进而肆虐于整个神州大地,后又在世界多个国家蔓延,影响着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万万千千的人们在辗转、煎熬、呻吟、哀号,其问题不可谓不严重。每天的新闻报道与统计数字出来,那红红的数字就像是在滴血,让人悲悯、揪心、难过。

于是有少数人趁机在网上大肆叫嚣造谣,认为所有鼠年都是灾祸年,不好;并列举出历史上一些子鼠年尤其庚子年的天灾人祸来,如1960年经济困难、1900年八国联军、1840年鸦片战争等。还有部分人则在“温习”那些据说有“预见”性(我觉得用忧思、警示、抵抗之类的词更准确)的文学作品,如加缪的《鼠疫》、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池莉的《霍乱之乱》等。这些不妥做法都使不少人产生恐慌,传递的是负能量,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

可是古今中外,泱泱人海、浩浩寰球,哪年没有灾难、哪年没有好事,独独鼠年就不好吗?与其他年辰相比,鼠年又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根本没有这样的规律,完全是少数别有用心、另有所图或自以为是、故弄玄虚之人臆想瞎编出来的无稽之谈,简直是扰乱人心、妖言惑众。

于是,我也针对这些人的说法,将过去一个多世纪来每个鼠年的好事作了概括,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成果辉煌、1984年中国女排三连冠、1960年火箭首发及大型计算机研制成功等,制成帖子在网上发布,倒也得到不少朋友的赞许与转发,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

总之,2020年这个农历鼠年才刚过去三分之一多,将来的路还长得很,我相信中国与外国的科学家、医护工作者,相信我们的政府,相信全人类的力量,病魔很快会被我们征服,疫情即将彻底结束,鼠年是少数人唱衰不了的,2020年里你们大家也好、我自己也好,一定能干出很多好事来,把鼠年变成一个兴旺年、丰收年、幸福年!我国要在近年里实现全面小康,计划可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