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杜甫与大唐公主都有私情吗?
2017-07-18 09:51:30
  • 0
  • 0
  • 1
  • 0
李白杜甫与大唐公主都有私情吗? 李白杜甫与大唐公主都有私情吗?

唐朝开元七年(719),年仅19岁的大诗人大画家王维(701-761年,或699-761年),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入京参加京兆试。他事先得知一消息:此次京兆“解头”(京兆试第一名称“解头”)在试前已拟定人选,乃是与王维一同应试的书生张九皋。原因何在?原来张九皋请人拜托了太平公主(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之女、唐玄宗李隆基姑母),太平公主已命试官将张九皋定为“解头”。

王维本想凭真才实学夺得“第一”,得知此事后深感不安。于是来到好友岐王的府中,见到岐王,一番交谈后,他将京兆试官已拟定张九皋为“解头”的消息告诉了岐王;同时请求岐王能说动公主改变主意。(这“岐王”就是杜甫诗歌《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里的“岐王”。他叫李范,本名李隆范,唐睿宗第四子,唐玄宗兄弟,一个喜欢跟文人墨客交朋友的贤明的大唐王爷。)

听罢王维的一番诉说,岐王深感为难,因为太平公主(按辈分是他的姑妈)性格倔强,若为此事与她力争,则深为不便。但若听之任之,将张九皋定为“解头”,则又不情愿。左思右想,岐王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知道太平公主喜欢读诗,而且喜欢琵琶乐曲,若是能让她知道王维在诗歌、音律等各方面的才能,她也许会改变主意。岐王告诉王维,回去之后做两件事情:第一,从以往诗作中选取佳作,抄录10首;第二,选取琵琶新曲一首,此曲务必哀切动人。

五天过后,王维再次来到王府。见到岐王后,岐王告诉王维,即将与他同去公主府第。岐王见王维衣着寒酸、形象清癯,若以一介寒士的身份去见公主,似乎欠妥。于是取来锦绣衣衫,让王维换上。随后,王维身携琵琶,与岐王一同来到太平公主的府第。到了公主府第,岐王先见公主,公主设宴款待岐王,并安排乐舞助兴。此时,岐王让人将王维传了进去。

第一次见到王维,只见他年轻貌美、风姿英绝,太平公主于是问岐王:“此是何人?”岐王答:“是一知音。”随即,岐王让王维献上一首自谱新曲。只见王维应手挥弦,潇潇洒洒,大弦小弦丁冬作响,乐声哀婉凄切,动人心魄。一曲终了,公主问王维:“此曲何名?”王维起身回答:“郁轮袍。”公主听罢,极口称赞。

岐王于是对公主道:“此生不仅精通音律、擅奏琵琶,而且就诗文而言,恐当世也无人能及。”公主听了岐王的一番夸赞,随即便问王维有何佳作于世间流传。王维再次起立,将事先抄录好的自己诗作奉上。太平公主阅罢,又是一阵惊奇。因为这些诗篇都是她日常朗诵的作品,本以为俱是古人佳作,未料想竟出自王维笔下。

太平公主让宫婢将王维带入内室,换上华丽无比的锦绣衣衫;然后置办酒宴,安排王维入宴,坐在宾客的上首。席间,众人谈笑之际,公主只觉得座中王维风流蕴藉、语言谐戏,不禁一再瞩目。见此情景,岐王心内大悦,知道时机已成熟,便开口对公主道:“近日京兆试,若得此生为‘解头’,诚所谓国之精英。”

公主听罢,急忙问道:“为何不让其应举?”岐王答曰:“此生不得首荐,所以不愿应试。据传闻贵主已谕京兆试官,将‘解头’拟定为张九皋。”公主听罢,笑道:“这哪里是我的安排,无非是受人之托罢了。”然后对王维许诺说:“此次‘解头’非你莫属,我当为你助力。”王维再次起身拜谢。

随后,公主让宫人将试官召至府第,命宫女传其旨意。数日后京兆试毕,王维得中“解头”,一举登第。12年后,即开元十九年(731),王维状元及第,后历任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吏部郎中、给事中、太子中允、尚书右丞等朝廷要臣。

太平公主在科举场上帮助王维一举夺魁,因她宠爱王维的过人才华与俊美面容,而王维为了报答她,后来竟乐意做了她的人。据野史记载,太平公主在自己府上养了很多德才貌兼优的书生,其中就包括王维。电视剧《大明宫词》里,还写到了王维和太平公主认识的片断。所以甚至有人说,王维就是太平公主的众多面首之一,两人有暧昧关系、男女之情(还是色相交易吧)。
还有一个说法是,太平公主死的时候王维才12岁,他俩之间并没见过面;与王维有特殊情愫的,其实是玉真公主(女皇武则天与唐高宗的孙女,唐睿宗的女儿、唐玄宗的妹妹),即李持盈,字玄玄,而且据说玉真公主跟李白也有私情关系。不过这些无凭无据的空穴来风,就不多嗜痂成癖、大肆渲染叙说了吧。
网上有段绯闻说:李白跟美丽的玉真公主先是一见钟情,然后一辈子藕断丝连。玉真向哥哥唐玄宗推荐了李白,使李白有机会进入宫廷。但玄宗最终没有重用李白,玉真因此跟皇帝哥哥闹翻,连财产和公主的身份都放弃了,甚至后来出家做了女道士。玉真晚年为了李白而隐居在安徽宣城的敬亭山,所以李白多次往来宣城,而且写下了“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绯闻还说,王维跟玉真公主也很暧昧,且经常跟李白争风吃醋(李白与王维同岁,都要比玉真公主小好几岁)。这就更离谱了,堂堂皇家公主哪里会与几个江湖落魄书生走得如此之近?杜撰者大概是看古代的“才子佳人”传说故事看得太多了吧?他们仨也许有过短时间的交往,但还远没到有男女感情关系的地步。
《全唐诗》里都收有李白、王维他俩写给玉真公主的诗歌。《玉真仙人词》:“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欻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就是李白在开元十七年同玉真见面时所作。《奉和圣制幸玉真公主山庄因题石壁十韵之作应制》则是王维所作:“碧落风烟外,瑶台道路赊。如何连帝苑,别自有仙家。此地回鸾驾,绿溪转翠华。洞中开日月,窗里发云霞。庭养冲天鹤,溪流上汉查。种田生白玉,泥灶化丹砂。谷静泉逾响,山深日易斜。御羹和石髓,香饭进胡麻。大道今无外,长生讵有涯。还瞻九霄上,来往五云车。”两诗各有其风格,也许李白的更夸张,想象大胆,富有艺术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