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城港日报》今天副刊头条发表《<丝路山水地图>是幅怎样的作品?》
2018-05-17 10:59:05
  • 0
  • 0
  • 0
  • 0
是幅怎样的作品?》"}" src="http://simg.sinajs.cn/blog7style/images/common/sg_trans.gif" real_src="" alt="《防城港日报》今天副刊头条发表《<丝路山水地图>是幅怎样的作品?》" />

《防城港日报》今天副刊头条发表《<丝路山水地图>是幅怎样的作品?》

在戊戌狗年CCTV春晚上,一部名为《丝路山水地图》的中国古代绘画作品,引起了全天下华人的瞩目与关注。那这究竟是一幅怎样的作品呢? 

《丝路山水地图》又名《蒙古山水地图》,该画绘制于绢本之上,幅宽0.59米、全长30.12米,堪称我国古代罕见的大青绿中国山水画长卷。它创作于明朝嘉靖三年至嘉靖十八年(公元1524年~公元1539年)之间,原本是一幅属于大明宫廷的皇家地图,亦曾长期收藏于内府。 

但到20世纪30年代(一说民国初年),此作不幸流出国外,被日本著名收藏机构藤井有邻馆收藏,此后多年即藏匿于此处。据说藤井最初是在北京琉璃厂的“尚友堂”书肆买到这幅古地图的。由于图上的题款已被人裁去,原名与作者均不得而知。因原收藏者“尚友堂”在卷头包首题写了“蒙古山水地图”几个字,故便以此命名。 

而图名所谓“蒙古”,是指16世纪尚称雄欧亚大陆、仍统治着从甘肃嘉峪关以西直至土耳其和北非的蒙古四大汗国之后续王朝,如撒里畏兀儿诸部落(源于窝阔台汗国)、帖木儿帝国(源于察哈台汗国、伊利汗国和金帐汗国)等。因此“蒙古山水地图”也很有可能就是原名。 

整幅地图采用中国古地图的传统方式手卷式绘成,作于缣帛之上。由于整个地图用青绿山水画法绘制而成,因而一直被藤井有邻馆当作清代佚名青绿山水绘画作品收藏,秘不示人,日本学界也无人知晓此图。

 2002年,该地图由私人收藏家易苏昊斥巨资购得(一说是2000年先由北京一家国际拍卖公司从日本购回)。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傅熹年鉴定后认为,该地图应为明代中期以前的作品。之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林梅村花费了8年时间专门研究此图,并基本上弄清了它的各种情况。

 2017年11月30日,香港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个人出资2000万美元(约1.33亿人民币),将此画从易苏昊的手中收购,并将其无偿捐赠给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正是原来的明清皇宫内廷,该地图被送至这里,算是结束了自己四处漂泊的生涯,回到了“娘家”,物归原主、适得其所矣!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蒙古山水地图》入藏以后,故宫工作人员会全面做好相关的保养、修复、展示与研究工作,尽快让更多社会大众了解其意义与价值。 

据专家证实,这幅气势恢弘的《蒙古山水地图》是属于明宫的皇家地图。它还是明代以西域为表现内容各种地图的母本,如嘉靖二十一年(1542)刻本《西域土地人物图》、万历四十四年(1616)刻本《西域图略》、明代彩绘本《西域土地人物图》等。 

从《西域土地人物图》相关记载来看,保存到今天的这幅《蒙古山水地图》只是原图四分之三,地理范围从嘉峪关到天方(今沙特阿拉伯麦加),共211个地名;其余四分之一已被人裁切,地理范围从天方到鲁迷(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原图长度当在40米左右,所展示的世界最大陆地――亚欧大陆之内陆中心腹地的地域将更加广袤辽阔。图上所标注地名虽均为方块汉字,但大多都不是汉语地名,而是由突厥、蒙古、波斯、粟特、阿拉伯、希腊、亚美尼亚等语直译来。 

这幅地图负载了大量原始地理信息。它的出现以实物证明了,在西方地图传入中国之前,中国对世界地理特别是对丝绸之路沿线,已有清晰的认识。全卷共画出了两百多个地理坐标,许多丝路上的重要城市,如中国的敦煌、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阿富汗的赫拉特、伊朗的伊斯法罕、叙利亚的大马士革等,都有清晰的标注。

打开地图可以看到,从嘉峪关到天方的数千公里山川道路,均用大青绿山水技法绘制而成。图中所有比较重要的城邑,都画成中国式的带城门洞的四方城墙,城墙上均有垛口;个别城邑还画有中国式的城门楼,如哈密城;城中还画有象征民居的房屋;一些重要建筑或地名,如撒马尔罕城外的著名天文观测建筑望星楼,也画成中式建筑。图上山川秀美、林木葱茏,道路逶迤其间,将一个个都邑连接起来,每个都邑上方或旁边大都标有汉字地名。 

《蒙古山水地图》虽然没有画出反映各地风土人情的人物、动物形象,但以之为母本的明代刻本《西域土地人物图》和彩绘本《西域土地人物图》却画了很多人物、动物形象。其中出现最多的,是阿拉伯伊斯兰教长袍装束的人物形象,因为这片广大地区在15世纪中期已基本伊斯兰化。

画面中的人物或手牵骆驼,或背负行囊,或骑马行走;或席地而坐,面前放着酒壶和酒杯;或在树荫之下乘凉。衣服则有红、白、绿、赭等色。有的地方还画有伊斯兰风格的野地帐篷,并有人物出入其中。相关文字材料证明,当时中国人对西域地区的风土人情,已有着相当透彻的了解。

 《蒙古山水地图》的绘画手法,是明代中期盛行一时的青绿山水画法,明显受到吴门画派的影响,以表现青绿山水、高大山川为主。据林梅村等专家推断,这幅地图的绘制者,应是明代中期的吴门画师谢时臣。此画法从唐代开始发展,至宋代达到高峰,到明清虽已是末流余波,却仍在宫廷绘画中占主导地位。该地图主要用矿物颜料石青、石绿绘制,用大青绿画法,着色浓郁、装饰性强。因其使用矿物颜料,故虽经历数百年而色泽仍鲜艳夺目,几乎不减当年。

蜿蜒两万公里的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人民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延绵数千年的丝路历史,是世界文明的辉煌诗篇。《蒙古山水地图》正是一把珍贵的钥匙,具有很高的历史文献价值。它有助于学者们更深入研究古代的丝绸之路,并为未来“一带一路”的发展提供难能可贵的参考与借鉴。

这部古代原创艺术作品《丝路(蒙古)山水地图》,既是地图也是绘画。此次它一经CCTV春晚隆重推出,可谓名声大噪、家喻户晓。虽说其长度可观、气势磅礴,且应了当今推崇“一带一路”之风潮,正赶上了好时机;但若客观从美术角度而言,水平与成就算不得顶尖一流;从艺术发展史来看,名气与影响也不算非常之大,被社会广泛美誉为“国宝”,委实不敢当。当然,作为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献,其学术研究价值还是不容置疑的。
《丝路(蒙古)山水地图》更多的是一幅地图,而不是绘画,它更看重客观描述地理状况,而对艺术技巧的追求自然要平常得多。从宋元明清(甚至更早)到近现代,以大青绿、小青绿技法绘制的山水绢画当中,有许多杰出作品,超过《丝路山水地图》这幅很多的也有不少,如“青绿山水画鼻祖”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中国古代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宋朝佚名画家的《江天春色图》、南宋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元代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明代张宏的《青绿山水图》、明代仇英的《玉洞仙源图》、明代董其昌的《青绿山水》、近代张大千的《仿赵大年湖山清夏图》、海派名家谢稚柳的《青绿山水通景八屏》,等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