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日报》发表评论《把心交给读者》
2018-08-01 09:35:23
  • 0
  • 0
  • 0
  • 0
《左江日报》发表评论《把心交给读者》

《左江日报》发表评论《把心交给读者》

把心掏出来给人看
——写在阿福诗集《稻草人》出版之后

李子迟

阿福(秦荣欢)的第一本书也是第一本诗集《稻草人》,近日已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
阿福,广西马山人,壮族,1988年生,少年时代在大石山里的村子长大,后就读于广西煤炭学校,曾在广西木山煤矿工作,现为广西人民广播电台编辑。他自小受到壮族稻作文化的影响,热爱山林和田野,崇拜大自然,加之文学方面的禀赋、性情、爱好、积累,遂有诗集《稻草人》问世。
诗集《稻草人》共收入诗歌七十余首、两千多行,多为二三十行的短诗,全书近十万字,分为四篇:《诗人与海》(“诗人,木棉花开/萧条的枝干乱了风华/我们的信仰/被血红地祭奠/在血一样惆怅的黄昏里/流年曾是血红的海”)、《稻草人》(“冬天还在的时候/田野里也是一片白/那是稻草人的寂寞/沉寂了几个世纪/在干枯的躯体中/是一双空洞的眼/望不见远去的道路”)、《家乡少年时》(“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屋顶上是不尽的星辰/也和以前一样/喜欢藏身草丛中/躲过一阵细碎的脚步/窃窃私语,等太阳走远/又和以前一样/睡在田垄上,不知不觉”)与《俗世·花开》(“依然记得你带笑的模样/午后的湖面闪动着火焰/那是太阳狂热的渴望与幻象/在湖面粼粼的水光里/我的身影像焰火一样消散/我的心也是炽热地满载火焰/燃烧了一个季节的激情与妄想”)。
说起来阿福是我的“学生的学生”,只因他的大学老师是我曾经在大学工作时的学生。他并非中文系科班出身,也不是从事专门文艺工作,但他显示了出色的诗歌创作才能,他的诗歌作品达到了较高的艺术水平。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他的文学才华,几年前我主编《我的阿猫阿狗朋友》一书,他投了两篇文稿,都写得很不错。这部诗集更加全面、突出地反映了他的这个特长。该书内容丰富,意境优美,善心纯朴,情感真挚,语言流畅,用词简洁,韵味隽永。不管是写景、状物、叙事、抒情,还是致敬海子、感悟异地、徜徉田野、想念母亲、梦回家乡、追思往昔、沉醉爱情……都体现出这位年轻作者对现代汉语诗歌这种文学体裁已具有比较娴熟、灵活、高超、独特的驾驭能力。
另外几位文学界朋友也对他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如广西著名青年作家、诗人侯珏说:“阿福的诗歌总体上是一种抒情和写意的诗歌。他作为诗歌的新手,并不走偏,而是承接了诗歌的正统,作品里有一种置身天地、我心悠悠的大气之感。这得益于他对拜伦等欧洲浪漫主义诗人和海子等中国具有大情怀的诗人的感悟。避开琐碎的日常,摒弃坐而论道的虚伪,把心掏出来交给巨大的个人精神情感空间,是阿福这批诗歌的优点。”
80后代表诗人之一施晗评价说:“阿福的诗歌总是带着自己的体温、心跳和真、善、美的痕迹。他以自己的语言,对世界素面朝天般的直接印象与经验,进行真实表达。他行云流水般的词句与超现实的诗歌文本,对于当下的青春文学创造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在阿福的写作精神领域中,我们看到的是他对人文关怀的善念与善举。在他心灵的绿洲世界里,当荒漠化的东西侵蚀来临时,他仍能做到淡定面对,把情感以诗歌的形式外化于自己的心灵。”
中小学“作文大王”袁刚教授评价说:“阿福的诗确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体验和思考,有‘剖开心给人们看’的努力和行动。书中这些诗大多比较接地气,也比较有灵气。有些篇目具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性和心路历程,有些篇目凸显了诗人极强的想象力和娴熟的艺术手法,有些篇目则写出了自己内心的挣扎、苦闷,表现出积极向上的人生抱负和生活哲理。”
当然,大家对阿福也提出了一些意见与建议。侯珏说:“他(阿福)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弥散的感觉收拢,把陈旧的意象丢弃,穿越视觉和语言的迷雾,锁定诗意的落脚点,把最具体温的词汇放入更加精致的是歌曲之瓮,酿出一首首经得起推敲的肌理坚固的单篇作品。”袁刚说:“提出三点建议供参考:一是诗句语言的锤炼,让情与词完美融合;二是每首诗的诗点要集中、凸显,不能太散、太空;三是多写单篇,先把单篇写好,不要为了‘外一首’而‘外一首’。”
阿福还是一个很年轻、很有前途、很有发展空间的年轻诗人。望文坛的巨擘前辈、权威大咖、各路英豪、才子才女们多多关注他、提掖他、帮助他。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