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辩证法分析这些唱歌的很清楚
2018-11-18 12:32:06
  • 0
  • 0
  • 0
  • 0
用辩证法分析这些唱歌的很清楚

世界万事万物都符合辩证法,老子的观点放之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而皆准,可解释任何事情,是永恒的绝对真理,至今不朽,永恒不朽。
辩证法简单说就是“最什么的就是最什么的”,反之亦然。前一个“什么”与后一个“什么”刚好相反,比如“最差的就是最好的,最好的就是最差的”、“最美的就是最丑的,最丑的就是最美的”之类。
《老子》(即《道德经》)里类似句子很多。刚开篇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定了整个基调,此外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直若屈、大成若缺、大方无隅,等等,覆盖全篇。
所以说,老子自己的理论就是最好的例证。因为辩证法就是说的相对,毕竟世上没有绝对的东西。而老子的理论始终说相对,反而成了唯一绝对的真理。并且老子自己也证明了,最古老的理论才是最新的理论,人类最早出现的思想才是思想的核心;最简单、最浅显的才是最复杂、最丰富的,《道德经》才短短五千言,可解释大千世界万事万物,胜过拥有几千万册书籍、卷帙浩繁汗牛充栋的国家图书馆。
看看生活中,例子比比皆是。如常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文化上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地方的就是普遍的”,一代伟人也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尼采说“攀登深渊”,人类越是飞速发展离灭亡就越近——不是嘛,人越多活一天,离死就越少一天。
又如我们玩游戏、娱乐、下各种棋吧,看起来越难学的,学会了越没啥意思,就那几个套路,比如近几十年才发明的军棋;而看起来越容易学、马上就可以下的,但要水平高却难,越玩越深入、越有意思,变化万千,无穷无尽,比如在中国下了几千年的围棋。
所以《圣经》里有类似的话,要入窄门,路才走得越宽;不要入宽门,进去后反而会把路走到尽头。这对我们从事任何事业的人,不是都很有启发吗?
佛教“圣经”、万经之母《金刚经》也是基本上采取《道德经》的逻辑与写法:“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云云。即如来说,什么什么,即是非什么什么,是名什么什么。毛第一次见年轻的赵朴初居士,给他开玩笑,也是用的这个说法:赵朴初者,即是非赵朴初者,是名赵朴初者。
今天主要想说说当今的中国音乐界,用辩证法分析、解释这些流行歌曲,同样是对的,拨开云雾见青天,透过现象看本质,非常容易、非常清楚。
比如玩高深、玩字眼、玩怪异、卖弄啥,反倒不如质朴、天然、通俗、老实来得好。看起来最特别的最不咋样,比如周杰伦、霍尊,又如萨顶顶、朱哲琴这种就是如此——因此他们自己会迅速昙花一现,他们的作品也流行不了多久;而看起来最平常的反倒最好,比如黄家驹、刀郎,又如邓丽君、宋祖英——同样,他们自己可以唱很久,他们的歌会被大家唱很久。一对男歌手,孙楠属前者,刘欢属后者,也是类似情况。
说实话,像周杰伦的《青花瓷》、霍尊的《卷珠帘》,这种卖弄片言只语、堆砌几个词藻、似是而非半懂不懂的歌词,被一些人吹得如何特别,如何有文采,如何体现几千年中华博大精深传统文化,其实不过是雕虫小技,反倒最容易编写,分分钟搞定。等着,看我老人家弄几篇比他们还好得多的来给大家瞧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