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城港日报今天头条发表评论《北部湾畔那位汉子和他的文字》
2018-10-25 12:47:26
  • 0
  • 0
  • 0
  • 0
防城港日报今天头条发表评论《北部湾畔那位汉子和他的文字》

防城港日报今天头条发表评论《北部湾畔那位汉子和他的文字》

北部湾畔那位汉子和他的文字
——浅评广东湛江散文家诗人符昆光的一些作品

李子迟

北部湾,中国南边一个美丽、富饶的海湾,一片温热、明净的水土。湛江市,一座位于北部湾畔的秀丽城市,一颗璀璨的南国明珠。
符昆光,广东湛江籍著名作家、诗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散文世界》常务副主编、《鲁迅研究》编委,现从事实业工作,著有散文集《北部湾那片海》,诗集《暗香》、《天堂风》等。
初次认识符昆光,是在上年北京一帮好友、文友的酒局上。因为两人年龄相仿、老家毗邻,从北京到他们湛江的K157次火车也经过我们祁东,我亦曾多次乘坐,又都是文朋诗友,意趣相投,便颇有好感。他的话不多,稳重谦让,却也挺爽朗,碰杯时来者不拒,想必同是性情中人了,既有南方人的内婉,又兼具北方人的大气。
记得那一次,还从他的诗作里选了一首比较好的《等待》,在座的全体趁着微醺的酒兴,一一用各种方言,或蹩脚的普通话,带劲而变腔地朗读:“你我携手等待/等待着轮渡的到来/太阳好奇地看着你我/你与我,依然携手等待//太阳逼近海面/变成夕阳/漫天的彩霞突然问/你俩在干嘛//你我对视而笑/依然携手等待//也想恋爱的太阳,害羞了/马上藏到云的背后//风来了/月牙来了/星星也来了/唯独轮渡不来”这是一首情诗,却含蓄、隽永、多情、别有味道。这首诗,去年底就被他选入了第一部诗集《暗香》,还放在全书非常靠前的位置。
此后昆光兄很快就回南方了,我们便再也没见过面,不过因为加了微信好友,在圈子里几乎是天天有互动的。我发了什么帖子,他会比较勤快地来点赞;而他近期的诗兴甚浓,创作热情高涨,几乎每天会贴一首上来,我也会不时地去给他点个赞,偶尔对其中个别字句提出一些个人意见,而他亦从善如流,欣然接受,马上改掉。一来二去,没想到这关系就越搞越近乎了。今年三四月份,《湛江晚报》发了他一组抒写春天的诗歌,还拉我给他写了两三百字的短评,配诗一起刊登。可惜最近我的电脑系统突然奇怪崩溃,把这篇短评也弄丢了。如今又寄来他的三部著作,让我给写篇浅评。
符昆光的家乡在湛江市的雷州半岛,位于北部湾畔,看他寄来的这一部散文集与两部诗集,虽说题材广泛、内容丰富、风格多样,记人、述事、状物、绘景、抒情、说理,可谓天南地北、上下古今、纵横捭阖、包罗万象,但还是以介绍他的家乡、表达其热爱家乡之情的篇什最多,水平相对也比较高,他亦将其放在全卷之首的重要位置。如《北部湾那片海》第一辑《行走的风景》里的《水道》、《百园》、《海角》、《北部湾那片海》、《绿塘河》等散文,《暗香》第一辑《湛江·蓝色的幻影》里的《蓝色的幻影》、《磠洲灯塔》、《半岛的剑麻》、《白胡椒》、《海鸥与海》、《藏在海沙里》、《老渡街和大通街》、《海滨的音符》、《想起家乡的河》、《红树林》、《听涛》等诗歌,都是这类佳作。
已故老诗人艾青曾经说:“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一个人对家乡的情感,那是亘古即有、与生俱来的。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是生长在那片土地上,喝她的水、吃她的米长大的,她的山川、景象、万物、众生对你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渗透到骨髓里,与血肉合一,让你产生起浓郁、深厚、真挚、绵长的情感,哪怕走到天涯海角,哪怕如许年相隔万里,依然为她魂牵梦萦、动心思念,歌手会纵情歌唱她,画家会热烈描绘她,诗人会激奋赞美她。符昆光就是如此,他以其炽热情怀、深刻感受、独特手法、生花妙笔,撰文作诗、展开长卷,表达对湛江,对雷州半岛,对北部湾的挚爱,让读者得以强烈的共鸣,同样热爱起了北部湾畔的蓝天碧水、群峦大海,万物蓬勃、气象壮丽。这便是文学艺术作品传递出来的正能量啊!
北部湾畔的湛江市与雷州半岛是山海宏大、风光壮美的;北部湾的汉子符昆光,既有南方人的内婉,又兼具北方人的大气,他的诗文作品,荟细致与宏伟、秀丽与磅礴于一体,这既与北部湾的山海风物交融,也同作者身上那两种特征一致。
请看他的散文代表作之一《水道》中的一段:“……每当北部湾涨潮的时候,潮水聚集着日月的力量,就像哪位神仙,拉开一把巨大的弓,潮水就是一枚坚硬锋利的战箭,沿着九洲江逆流而上。九洲江上滔滔流水,是陆地上的猛虎。对海来说,九洲江的流水就算是浊浪排空,也不过是小家碧玉的小姐脾气。海水,展现出坚韧的雄性之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而江水败如山倒。柔情的江水,在退让之中,慢慢凝聚了山的力量,于昼夜间,又把海水逼退回浩瀚的北部湾。九洲江,是海同江河的战场,这场战争开始于几万年前或是更久远的时候,战争一直延续到现在,并继续下去。九洲江的河道是海的力量所创造的奇迹,抑或是江河的力量创造的神话?我说不清。而此时,九洲江,寂静一片。冷若冰霜的太阳,透出怪异的光。”多么形象、生动!多么精彩、壮美!要没有过人的文采,没有细致、长期的观察,没有对这片海湾的热爱之情,写得出这样优秀的文字吗?
《海角》也是一篇写得很精彩的散文,作者将其眼前和笔下的景物同样描摹得既形象又生动。在蔚蓝色的天空底下,滨海的广场旁边,飒飒飘曳的树叶背后,他张望着高耸的灯塔前面,寻找那大海的分水线,正好碰见了一个热忱的老汉,邀请他踏进自己狭小的舢板,立即向着波涛滚滚的远处穿行,指点他张望一边是碧蓝的、另一边是浅黄色的分水线,还详尽地告诉他这座灯塔百年以来的历史;以及旁边那间相当简陋的筒子楼,原来竟是建国初期解放海南岛时候的作战指挥部。为了取得解放战争的辉煌胜利,曾经牺牲了多少英勇的烈士。著名散文家与学者林非在该书《序言》里写道:“瞧着美丽如画的风景时,作者变得心潮澎湃,思如泉涌,从而就抒写得情景交融,似乎在读者面前不停地盘旋,既增添了人世的见识,更升华出高旷的境界。”
《北部湾那片海》则是一篇八九千字的长文。在抒写与自己有关的现实生活时,昆光兄总是含情脉脉,娓娓道来。因为充满真情实感,虽然文字质朴,近于白描,却仍能从心的深处打动人。此文从少年时代的家乡写起,写出了作者父亲、姑妈那一代人的全家生活,以及左邻右舍的故事,从而显示出了时代的变迁,抒发了自己对于家乡深深的、浓浓的爱。在文中,作者写道:“我是吃着北部湾的海鲜长大的,对北部湾那片海有很复杂的感情。她的浩瀚博大、她的险恶凶残,叫人刻骨铭心,永生不忘。小时父亲常跟我说,大海是勇者的乐园,海上没有弱者,面对大风大浪,唯有迎着风浪而上,才能再见阳光。我没下过船,对渔民耕海的酸甜苦辣,唯有存在于故事里。”这段话就很好地表达了作者的主题与情意。
符昆光的诗歌数量多,富文采,诗情画意,充满想象,简练丰瞻,艺术性高。其中一些作品,同样以优美的文笔、绚丽的画面、灵动的物象、真诚的感情,描述生活状态,描述家乡,描述北部湾,描述大海,表达热爱之情。
如《蓝色的幻影》一诗:“突然闯进我的仙景/表情是惊诧/那是一朵浪花/抑或是一只海鸟//凝神细视/你翩翩起舞的姿态/让我产生/蓝色的幻影//真想冲上去拥你入怀/却又怕惊动你的专注/唯有远远/远远的/站在天之际//不敢呼吸”与前文提到的那首《等待》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将丰富的情感与壮美的海景完美结合在一起。这是对海洋景观突然的艺术“发现”,诗人以“仙景”来比喻海景,将其神妙的特质悄然点明,又用“幻影”来总述海洋世界,彰显的是其神妙的气息和诱惑人的魅力。岭南师范学院教授张德明在《胸有激情诗自成》一文中写道:“这样的诗歌是一霎那间情感激荡的产物,是短促时光中独特生命感受的灵光一现,也许只有诗歌这种文体才能将其迅疾地承载下来,从而将这种激情和感受加以定型和固化。”
在有一篇文章的末尾,昆光兄是这样说的:“小时候,我恐惧海的大。长大之后,海博大、细腻的韵味,又让我着迷。我爱海,实际上是爱海的表象。渔民爱海,爱得深沉,爱得死心塌地,是因为渔民的每一根血管,都浸在海水里。渔民同大海的血脉相连,同呼,同吸。离开海的人,不依,不舍。”这就是生长在北部湾畔,南中国那片蔚蓝大海岸边的湛江汉子符昆光,对他的家乡,对他家乡的人民,对他自己,深刻的认识、深沉的表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