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海文学》杂志2020年2期发表评论《“港城”对“江城”的支持与问候》
2020-06-09 17:22:59
  • 0
  • 0
  • 6
  • 0

“港城”对“江城”的支持与问候

——《边海文学》杂志“凝心聚力·文艺战疫”专辑作品综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20年的冬春之交,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从“江城”武汉迅速蔓延至神州大地,让不少民众无辜“中招”。凶险而狡猾的病毒,像铺天盖地的浓黑阴霾,沉重地遮蔽着十四亿中国人民的眼眸,牵动着党和政府的心,也牵动着距武汉三千里之遥、远在北部湾畔的“港城”广西防城港市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心。

党中央一声令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团结协作,发起了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人民战争”。为援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防城港市文联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之下,群策群力、积极行动,早在1月29日便向全市的文艺工作者发出了《关于征集抗击新冠肺炎主题作品》的启事,并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时刻保持联系,及建立《边海文学》创阅群等办法,号召诸文人墨客、才子才女朋友们,用自己手中的笔讴歌万千抗疫英雄、礼赞感人抗疫事迹,用文学艺术的笔触凝聚起人民群众抗击疫情的强大精神动力,以实际行动响应号召,共同打赢这场“人民战争”。

防城港市的作家、诗人、音乐家、书画家、表演艺术家们,在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面前,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用自己的创作、艺术的慰藉,构筑新时代的抗争精神,传播新时代的信心力量,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担当,主动作为、践行责任,用文学艺术作品传递正能量,提振士气、凝心聚力、共克时艰,以表示“港城”防城港对“江城”武汉的支持与问候。

短短一两个月里,防城港市文联《边海文学》编辑部就收到了300多首(篇、幅)文艺作品,精选了其中部分佳作,于《边海文学》2020年第1期(总第58期)以主题为《凝心聚力,文艺战疫》的专辑形式推了出来。但直到今天,专用邮箱里仍陆续收到大家的来稿,令编辑部全体同仁甚是感动。

《凝心聚力,文艺战疫》这个专辑,一共收入60多位文艺家的新诗27首、古体诗词33首、快板1首、歌曲3首、散文6篇、小说2篇、小品1篇、画作18幅,体裁还是比较全面的,也基本上反映了防城港的文艺创作水平,达到了此次征文的目的。其中文学方面总计71首(篇),不乏优秀之作,占了这期杂志约一半的版面。现就部分新诗和散文佳作进行一些简单的介绍和点评。

新诗方面,龙歌的《挺住,我的楚河汉界(组诗)》,另含《风中的伟岸》、《请不要抱怨暂时的隔离》两首;曾解的《历史,将永远铭记》;黄喜的《大考》;秋生的《我想去江城》;陈耀龙的《表姐,您再等一等(外一首)》,包括《想去武汉“过早”》;李德恺的长诗《共渡时艰,迎接阳光》,分为四部分《噩耗传来,举国震惊》、《白衣战士,无惧无畏》、《四海温情,涌动华夏》、《坚定信念,迎接晨曦》;侯东光的《2020年的口罩》;陆飞伶的《隔空问候》;刘远文的《春天还会远吗》;黄兴林的《火线的意义(外一首)》,包括《我想》;苏树苗的《沉思吧!人们(外一首)》,包括《战疫》;陈晓玲的《悼李文亮医生》;磨金梅的《如果可以·致李文亮医生》;南驴的《你,仍走在拯救地球的路上》,也是写给李文亮医生的;紫连的《立春了》;陶靖的《蝙蝠的哀歌》;阿里的《珍惜春天里的花朵(外一首)》,包括《蝙蝠的传说》;黄恒新的《为了号令》;海明子的《漫长的等待(组诗)》,另含《寄给夏天》、《与你同在》两首。

这些诗歌,虽然风格、题材、内容各不一样,但都热情洋溢、语句畅达,思想高亢、积极,客观、真实地反映了武汉疫情的紧张局面,对武汉人民表示了真诚的关心与支持,并坚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武汉将再次迎来阳光明媚、万紫千红、生机无限、人人喜笑颜开地走出房间行走在大街上的美好春天,带有典型的“战斗诗歌”特征。

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龙歌的组诗《挺住,我的楚河汉界》三首,通篇用了大量排比句、叠词、重复,及比喻、夸张等修辞手法,如滔滔长江,又似巍巍武当,显得激情澎湃、斗志昂扬、气势不凡。“你是铁,你是钢,你是泰山,你是黄河,你是共和国的卫士,你是共和国的脊梁,你的名字叫中国警察”……像这样的句子,在该诗中比比皆是。

类似的还有曾解的《历史,将永远铭记》、黄兴林的《火线的意义》与《我想》、陆飞伶的《隔空问候》、磨金梅的《如果可以·致李文亮医生》、南驴的《你,仍走在拯救地球的路上》等作品。

秋生的《我想去江城》:“我想去江城,在黄鹤楼上,俯看一城的美丽;我想去江城,穿过户部巷,寻找旧时的味道;我想去江城,那樱花的热闹,一定还在吧;我想去江城,那热干面,一定更香吧;我想去江城,江城武汉的汉街,一定还是熙熙攘攘吧;我想去江城,不戴口罩,不带泡面也不要榨菜;我想去江城,看龟蛇锁江、东湖荡舟。江城,武汉;武汉,江城。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我想去江城。”该诗语句简炼、朴实、晓畅,却意象纷繁、画面优美、充满动感。诗中缀入了大量武汉元素,黄鹤楼、户部巷、樱花、热干面、汉街、龟山、蛇山、东湖等,对没有疫情时的武汉表示了强烈的眷恋,也对武汉的疫情即将结束表示了殷切的期盼。

类似的还有陈耀龙的《想去武汉“过早”》:“忽然,想吃热干面,想去武汉‘过早’。那年,在建七路青山公园旁,热干面上桌时,伴着表姐的笑声,香飘了整个四街坊。如今,那个有‘美丽’冠状的病毒,让三镇人都戴上了口罩。表姐说,她们现在还安好。我说,忽然想去武汉‘过早’。于是我们相约,钟南山说可以出街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过早’,一起吃‘蔡林记’的热干面,还有‘四季美’的汤包。”(“过早”,武汉话,吃早餐之意。)此诗可为《我想去江城》的“姊妹篇”。

陈耀龙的《表姐,您再等一等》,则很好地诠释了此次征文的主题:“结束了和表姐的通话,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这天武汉,小雨,有霾,封城了。那个肉眼看不到的病毒,让我们一起过了个特别的鼠年。幸好有微信,把西湾和东湖连得更紧。我知道您生活的城市病了,而且病得不轻。跳广场舞的街道口,如今,只剩下了风。成天开着电视,立春那天太阳的脸一露,几个大妈已经憋不住,到楼下园子里散布。表姐,您再等一等,街道口的风,正在去珞珈山的路上,明天我会把樱花吹开,然后把夏虫撩醒。表姐,您再等一等,红钢城里竹床上儿时的梦,已经越来越近。现在我们一起继续戴上口罩,互相搭把手,城就开了。”“幸好有微信,把西湾和东湖连得更紧”一句,就体现了“港城”防城港对“江城”武汉的支持与问候,用微信将相隔三千里的两座城市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最后一句“互相搭把手,城就开了”诗意盎然,韵味隽永,亦令人无比暖心。

再说一说几篇散文作品。6篇散文里,比较好的有方程的《家居随笔》、陆婉珍的《云开雾散终有时》、碧海的《疫情中,那一个桔黄色的背影》、刘远文的《医路此行有你我》,还有磨金梅的《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黄恒新的《危难之际见真情》也不错,都能以比较流畅的文笔、真挚的情感、生动的描述、丰富的内容,真切反映自己疫情期间的生活与见闻,积极表达严格隔离、服从规定、衷心祈祷、坚决抗疫的主题,并成功塑造了几个虽平凡但也高大的普通人形象。

方程的《家居随笔》以优美的笔触、深广的视角,叙述自己隔离在家的日常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饮食起居写与画,思路又依次转到自己小区的封闭式管理、电视上报道钟南山等人的事迹、人类历史上的几次大瘟疫、小区里那些自告奋勇为大家排忧解难的人们、全国各地疫情缓解的好消息……思维开阔活跃,看似扯得很远,却“形散而神不散”,始终还是紧紧围绕着隔离与抗疫、小家与国家的中心思想。文中还穿插着作者自己写的几首古体诗词,增加了文采。

陆婉珍的《云开雾散终有时》,以女性作者的细腻文笔、细致刻画、独特感受,塑造了几个平凡人的形象,一个是清洁工大姐,一个是当交警的老同学李宇及其做护士的妻子小娟,他们虽然干的是普普通通的工作,但仍然在自己岗位上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疫情期间不顾艰险坚持为人民服务,为城市的整洁卫生、为国家的抗疫大计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都是大写的“人”!有了他们的付出,何愁有朝一日不“云开雾散”?

碧海的《疫情中,那一个桔黄色的背影》,以诗一般的语言、充沛的情怀,同样讴歌着这么一个看似普通实不普通的群体——城市清洁工。文章第一段:“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分明知道你为了谁。”最后一段:“2020这个乍暖还寒的春日,在你我他共有的家园防城港,那一个个穿梭于大街小巷的桔黄色的背影,或许会淡出我的视线,却不会淡出我的心灵。”语言虽简洁却文采焕然,对疫情期间任劳任怨照常工作的清洁工们表示了自己深深的敬意。

刘远文的《医路此行有你我》,则是讲述防城港市中医医院内四科主任黄波贞医生的感人事迹,他不顾个人安危,迎难而上,热心诊治、认真照料新冠肺炎患者,并研制出“防城港药方”,取得了明显效果,在患者中与社会上有口皆碑、誉声若潮。

此外,本专辑里的那些古体诗词、快板、歌曲、小说、小品等,其中也有不少好作品,但限于篇幅,就不一一评说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