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发表评论《至情言语,清水芙蓉:评莫维铭散文创作》
2018-08-16 08:51:32
  • 0
  • 0
  • 0
  • 0
广西日报发表评论《至情言语,清水芙蓉:评莫维铭散文创作》

广西日报发表评论《至情言语,清水芙蓉:评莫维铭散文创作》

莫维铭,百色籍著名作家,现任右江日报社社长。他在繁忙的本职工作之余,一直笔耕不辍,创作成果斐然,已出版散文集两部《携爱行走》与《回家,回家》,共计两百余篇。
读了维铭君的散文作品,我脑海里马上跳出两句古诗,一是黄秋耘评归有光《项脊轩志》的“至情言语即无声”,一是李白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总体而言,就是感情真挚内蕴,文笔质朴清新,完全是真情自然流露,不事雕饰,毫不做作,绝无夸张,却十分真切、生动,场面逼真、细节传神,所描绘出来的形象虽朴实、平凡,却美好、丰富,栩栩跃然纸上,感人肺腑!
纵观维铭君这两百来篇散文篇什,不用说,写平凡人之间各种“情”的是最多的,包括亲情、爱情(后来也成了亲情)、乡情、师友情等,也是写得最好的,倾注心血、才情最多,用墨最足,也最能代表他的散文创作风格。两位老师给他作序:赵荣新一文的标题是《蝶影莺声山水外,魂牵梦绕故乡间莫维铭散文主题的不解情结》,黄兴林一文的标题是《一往情深:莫维铭散文的审美特质》,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他的第二部散文集《回家,回家》(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其中四分之三的篇幅都是与亲情、爱情、乡情、师友情有关。特别是最前面十来篇写自己父母亲的文章,写母亲的有《怀念母亲》、《母亲的私房钱》、《我是母亲手中的风筝》、《我的母亲》,写父亲的有《父亲的生日》、《家风》、《父爱如山》、《回忆父亲的点滴往事》等。要是再算上书中另外那些大篇幅提到父母的篇什,数量就更多了。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咱们都是母亲怀胎十月所生、含辛茹苦所育,都是在家与家乡之间连着一位母亲,就像一根无形的脐带一样,想到家乡和家便想到母亲,想到母亲便想到家和家乡,骨肉情深,思乡心切。母亲是生我们养我们的那个人,家是我们的起源和归宿,这些都是最令我们刻骨铭心、魂牵梦萦的意象、文眼。在作家笔下,一位经典的母亲,中国的传统女性,勤劳、聪明、热爱家、热爱子女,其平凡而伟大的形象便栩栩如生、立体丰满、呼之欲出、可亲可敬。那些既常见、亲切、深刻而又十分熟悉的场景、动作,看得让人热泪盈眶!
书中还用了多篇佳作来塑造父亲的伟岸形象,在父亲生前与他相处时既平常又深切、历历在目的点点滴滴,及对亡父的思念与敬仰、感恩之情。读到这些不加浓墨近似白描、有条不紊娓娓道来的描述,我们的心里很自然就会想到画家罗立中的那幅油画《父亲》,它们是如此的相像,虽说一是文一是画,但艺术门类都是相通的,都是以塑造主体人物为第一要旨,都描绘了辛勤劳作、内心丰富的父亲那既可敬又可亲的形象。
乡愁是人类文学永恒的主题之一。乡亲、乡愁、乡情,离不开村寨、井泉、溪流,离不开炊烟、石路、耕牛,离不开月光、犁耙、陀螺,离不开米酒、糯饭、黄豆。在《回家,回家》这本散文集中,作家将上述意象都描绘得既秀丽又真切、既朴实又缱绻,充满乡土气息、怀旧情结,如画如歌、如梦如幻,情景交融、文淡意浓,牵动每个读者的心扉。
该书中还有不少作品是写美丽、贤惠的妻子,写聪颖、活泼的儿子,写博学、扶掖的教授,写幽默、亲密的同学……限于篇幅,就不一一点评了,总之都是以质朴、清新的文风,表达真挚、美好的情感。
情到浓处转为淡,至情言语即无声。文学创作可以叙事,可以状景,可以写人,可以说理……但如果要打动读者的心,必须要以抒情为“点睛”、“发光”之笔,依靠作者那些衷心的至情言语。《回家,回家》一书用朴素的语言、挚切的笔触,写日常之事、抒凡人之情,涤尽浮华、摒绝虚夸,发自肺腑、由衷流露,表达至纯至真的心曲。从日常生活的琐事中选取素材,用平易、朴实和淡雅的笔触略加渲染,勾勒出人物的音容笑貌,抒写出自己寄托于这些人物身上的深挚之情,哪怕只有寥寥数语,也都是至情言语、沁人心脾,也同样妙笔生花、文采璀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