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城港日报今日头条发表给刘义明诗集所写评论《浅斟低唱,清新晓畅》
2021-05-07 09:58:02
  • 0
  • 1
  • 10
  • 0

浅斟低唱,清新晓畅

——刘白(刘义明)新版诗集的诗词艺术初探

义明兄首先是一位非文学科班出身、但在其专业领域兢兢业业成就卓著的农学家,他被港城的同行与兄弟们美称为“刘隆平”“红姑娘(知名红薯品牌)之父”,并非浪得虚名。他是原防城港市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主任兼土肥站站长、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正教授级)、刘义明农业名家工作室领衔人、市科学技术协会兼职副主席,获得的各种品种、成果、奖励、头衔、荣誉及发表论文、出版专著无数;同时他在工作之余又喜欢喝点小酒、交结朋友、山水玩游,于浅斟低唱、微醺陶醉过后便开始作诗填词,日积月累竟创作、发表了一千多首作品,并屡屡蟾宫折桂,遂有了这部刚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浅斟低唱》,还成为了市作家协会、市诗词学会的会员。此乃“墙内开花墙外香”“无心插柳柳成荫”乎?

刘义明字白,现在又有了个笔名“刘白”,起初我想这大概是慕一代“诗仙”李白之名而改的吧?但他在该书《自序》里说,防城港市作家协会主席韦佐曾根据其想法而调侃他是“刘三白”:一曰有时写白字,这自是他的谦虚、坦诚;二曰写诗词要留白,这当然是创作的基本规则;三曰头发白,这显是实情,义明兄长期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于农业科技事业,后来又孜孜沉湎于诗词的平仄对仗意象细节新词奇句的斟酌推敲,“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弄得未老先衰、白发鬓鬓的。看来“刘三白”似乎是跟李白无关了,但其实还是有些关系的。细细品味他的诗词,字里行间多少有些与李白相似,想必是追随李白为精神导师,效青莲居士之风也!早在少年时代玉林农校读书时开始接触古诗词,他因喜欢李白的诗句“孤云独去闲”,就曾给自己起过笔名“孤云”。

义明兄“在历经了无数的人生坎坷后,他所有的顽强拼搏都化作了诗行,他以月亮和太阳作眼,以五千年历史长河作墨,以地球作纸,以锄头作笔,不断思考、总结和吟诵;他边走边悟边呐喊,时而云心海声,时而浅斟低唱,几十年的汗水和泪水终于凝成了这本名为《浅斟低唱》的诗集”。这部诗集共收入他的诗词佳作六百(谐音“刘白”,纯属巧合否?)多首,其中大多数是近体格律诗,及部分词作、新诗,分为《凭栏仙山琼阁》(写仙人山、仙人阁)、《行吟西湾东湾》(写西湾、东湾)、《浅斟低唱》(写文朋诗友欢聚小酌)、《千秋苦旅》(写游览名山大川)、《戴月荷锄》(写参加农业劳动)、《情缘难了》(写回到陆川故乡)、《在冬天里播种》(收十余首新诗)凡七章。要说相对艺术性最高、格律体最严格的,自是第一、二两章;但要说性情表达最充沛、数量最多的,则是第三章。

义明兄老说自己的诗词思想性突出,我倒觉得清新晓畅、活泼潇洒、自由奔放、不羁藩篱才是他的主要风格,也就是太白遗风。诗词的所谓“思想性”,难道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在我看来,所谓文学作品的“思想性”,应该是宋明以降理学科举的余毒,以及建国初十七年(再往前是延安时期)提倡主题先行的片面引导。当然,真正伟大的作品是自带真正的思想性的,但其非常高明、自然、内在,深隐于题材、意象、故事、语言、人物塑造,以及作者的情感、气质、倾向、选择、底线等之中,并非上纲上线、大发议论、主观说教、阐述政策、机械照搬、脸谱化。那些流芳百世、脍炙人口、雅俗共赏、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都是通俗易懂、明白晓畅的——当然,它们有其他许多更了不起的优点。相反,故弄玄虚、故作高深、卖弄学问、掉书呆子、饾饤辞藻、滥用典故,正是写诗作文的大忌。试问,李白的诗有思想性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有思想性吗?“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有思想性吗?没有。也有。没有就是有,有就是没有。

义明兄自是很懂诗的,他在该书《自序》里说:“新诗近体诗,无非是寻找或借助或发现意象来表情达意;无非是赋比兴、描写、勾勒、点睛画龙、夸张、想象和留白,由此及彼或由彼及此去放飞想象的翅膀;无非是言有尽而意无穷;无非是诗有别趣非关情也;至于,表什么情达什么意,就是诗在诗外的长期积累功夫了,非一日之功所能达到的;能不能发现适用的意象,就是有无诗心的事了,这是灵性,天生的;能不能用诗化的语言写出好诗句,既是灵感,也是炼字炼出来的结果;要从言—象—意来理解诗意,要从意—象—言来写出诗句和组成一首诗;写近体诗没什么了不起的,并不是很难,但写出一首好诗来真的不易……”这段话有些零乱,尚需整理,但基本上是正确的,既是他对诗歌艺术的看法,也是他从事诗歌创作的经验之谈,这在他的那些代表作,比如词作《沁园春·仙人阁》《南乡子·仙人阁赏夕阳》《鹧鸪天·红林海湾海堤与文友夜饮》,七律《泛舟东西湾》《沉痛哀悼何津》《归去来》,七绝《步黄神彪韵咏汉史》《春梦寄唐华》《遣怀》,五律《城市农村游》《端午节》《题“红姑娘”红薯》,五绝《秋夜独坐海湾寄李博士》《题岳阳楼》《山稔花》等。尤其《沁园春·仙人阁》一词(“仙阁凌云,仙山凌海,仙客凌风。笑浪淘人物,伯南失卦,史传逸事,王勃留空。才子风流,仁人尽节,各领风骚茶酒中!叹文正,立人生境界,雪地珠峰。凭栏莫论西东,白煮酒、古今多自雄。看唐河藤绿,巨轮似岭,皇城草赤,新府如宫。沧海桑田,涛声依旧,碧血丹心赢远钟。听彼岸,恰‘猴王竞选’,谁信毛公?”),不管是从主旨、意象、音律、文采、炼字、用典、情怀……各方面来看,都是一等一的好作品了,其亦在第二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上获得专家们的好评。义明兄的千余首诗词,大多数的质量还是比较均衡的,更难得的是诸体皆擅,且时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佳句美篇,故例子就不多举了。

但义明兄毕竟不是古代文学专业的科班出身,又长期从事非文学方面的职业,基本上是自学成才,业余抽暇习之,仅凭自己的经历、见闻、阅读、感觉,仅凭兴趣和勤奋,不过这既是他的弱势,同时也是他的优长。这让我想到黄遵宪所说的“吾手写吾口”,后来又被叶圣陶加上“我手写我心”。因为他是性情中人,没有学院派或老学究们那么多的束缚、限制、讲究,只管兴之所至,直抒胸臆,无拘无束,自由发挥,天马行空,洋洋洒洒,意趣盎然,清新鲜活,充分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这也是作诗者一开始最可贵的品德。(仅就此部诗集而言,其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思维广阔、知识量大,又是它另外的优点。)义明兄自己也认为,既要遵循格律,也得灵活运用,这就有如戴着脚链和手链来跳舞一样,很高兴地接受束缚,还要跳得好看,跳得精彩;当然,如李白的《蜀道难》和《将进酒》等类古风体诗,除基本押韵以外,就少些平仄的约束。《红楼梦》里林黛玉教香菱就说:“(写诗)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然也!

义明兄是谦逊的,也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在诗词上的专业造诣离上乘尚有不足。不错,少数字词句篇或有明显错误或质量明显差得多,偶有历史、常识的小毛病在作品中冒出来,且模仿历代名作的痕迹还是挺重的,一些佳句亦时有重复现象;仅就此部诗集而言,七章里的诗作分类并非完全吻合、创作具体年月日并未明确标注、并未严格按创作早晚或诗作质量排序,附录几篇报道跟诗作无关不应收入。另外,诗友们如徐晋如说他“有诗心有思想,但词汇量不足,就像书法,有间架结构了但没有笔画”;韦树定说他“格律没问题,立意虽然普通些,倒也能自圆其说”……自俱是不刊之论。但我想,凭着义明兄对汉语诗词的挚爱虔诚和潜心执着,相信将来他的水平会不断进步,写出更好的作品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