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默认栏目
  • (1923)

防城港《金花茶》杂志2020年秋季卷发表报告文学《“咨政扶贫秀才”林忠伟传略》

盛世承平,政府英明;勤劳致富,扶贫脱贫。诸业倶兴,气象万千;为国为民,大计百年。自从2013年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总书记执政以来这些年,精准扶贫、脱贫攻坚,我国政府要在几年内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漫长几千年历史上空前地消除绝对贫困现象,成了全国轰动、国际瞩目的社会焦点。这是一件利国利民富国强民、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旷古工程,各地各级各单位各系统扶贫大军如离笼奋翅的和平鸽、似倾巢而出的蜜蜂群,纷纷飞向广大基层贫困地...

  • 161
  • 0
  • 7
  • 0
2020.09.26 17:11

一篇乡村振兴主题的散文《朱仙镇“成仙记”》

豫中开封,八朝都会;朱仙古镇,声震华夏。东京汴梁,世界第一城邑;清明上河,汴水两岸繁华。南船北车,神州四大名镇;启拓封疆,璀璨文明萌芽。纵言历史渊源,不能不令人逸兴遄飞、悠然神往矣!言及朱仙镇,确感仙气生。遥想始祖肇兴万千载,嗣后,战国时期魏信陵君“窃符救赵”成事,奇侠朱亥缔立勋功,得魏王重用,拜卿授相,并以朱仙镇为朱亥汤沐邑,从而朱仙镇得其名。曩时大唐诗仙李白过境,叹其豪气,作诗《侠客行》,中有名...

  • 124
  • 0
  • 3
  • 0
2020.09.26 16:10

钦州日报今天副刊头条发表评论《致力于描摹北部湾历史名人“群像图”——记钦州作家谢凤芹》

作家的创作是自由的,可以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自己感兴趣就好,当然自己擅长就更好了。但是,一个作家也应该拿出一定量的时间、精力、才学来,写一写自己家乡、自己民族、自己宗姓里的历代杰出人物,以及那些波澜壮阔、气壮山河的历史事件,为他们树碑立传,歌颂他们,并将其作为一种精神力量,来教化众人、传承后辈。可是我们今天有部分中青年作家,更热衷于创作一些所谓的现代派风格小说、诗歌、散文,以及...

  • 165
  • 0
  • 4
  • 0
2020.09.23 10:06

广西文学如何才能实现集体崛起?

这些年来,广西的文学创作有了长足的发展,创造了很多成就,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家、作品,在全国诸多文学名报刊频频亮相,先后获得了区内外的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骏马奖、铜鼓奖、花山奖等,有目共睹。但是,客观冷静来评价,我们跟人家一些“文学高地”兄弟省市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还是存在着不少的问题。2019年第6期《广西教育学院学报》发表过我的两万五千余字的长篇论文《新世纪的展望:从曙光到旭日——广西当代文学综...

  • 382
  • 0
  • 15
  • 0
2020.09.15 09:42

防城港日报今天副刊头条发表评论《情至浓时转为淡,文至雅时转为朴——序龙歌散文集<故乡在酒壶里>》

要看原文的请在本博里爬爬楼梯,前面已发过了。

  • 95
  • 0
  • 3
  • 0
2020.09.11 10:50

刘亦菲版《花木兰》还不如动漫版与《长城》

刚看了刘亦菲的真人版迪士尼《花木兰》,觉得太严重的问题倒没有,烂片还不算,其选角、表演、外景、技术、摄影……都还行;演员最出彩的,第一是饰演童年花木兰的饶雪晶,第二才是刘亦菲。但具体缺点还是挺多,跟它明显借鉴最大的两部片子(动漫版《花木兰》与张艺谋《长城》)相比,就要差多了。撇开同这两部片子相似的大问题(维护皇权、最终仍选择跟随皇帝而不要自由)不论,首先,从整体来看,节奏不够紧凑,所以在同样时间段里...

  • 85
  • 0
  • 3
  • 0
2020.09.08 23:04

人一生最大的成功就是活成他自己

群里在讨论成功与失败。我发言:何谓失败、何谓成功?以什么为标准?打赢别人、成绩高、上好大学、当官、发财、文学获奖……这就是成功,反之就是失败吗?那不过是世俗、功利的观点。李白一生的成功是诗歌,可他自己瞧不起;他的理想是当官,可他始终没成功。你说他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金庸也是,他一直想当外交官,同样不得,最后却写了一千几百万字、发行数亿的武侠小说,还办了一份报纸、一本杂志。人生为何要那么多成功,人是为成...

  • 34
  • 0
  • 3
  • 0
2020.09.07 18:23

继续谈谈对广西文学的看法,有些尖锐,一家之言吧

刚读到清华大学教授、诗人与诗歌评论家西渡的文章《硬核的软肋:新诗为什么没有产生大诗人?》,批判了诗坛的很多问题,多数观点我都同意。文中提到,在中国,成名诗人对于后进诗人的压制已成惯例,如老兵之虐新兵一般。艾青压制北岛,北岛成为江湖老大后,再压制更年轻的一辈,更年轻的压制更更年轻的。平心而论,这个问题在广西还不算太严重;又如排外,在广西也不算太严重。严重的是京沪、两湖、江浙之类所谓的“文学高地”。但是...

  • 383
  • 0
  • 11
  • 0
2020.09.06 13:42

《防城港日报》今天副刊头条发表评论《一部关于防城港的长篇叙事诗》

一个国家、一个地方、一个民族、一个单位、一个品牌、一个工程、一个家族、一个姓氏、一个时代……总该诞生出自己的长诗;一位诗人或文豪,也总该创作出自己的长诗(或长篇小说)来。长诗(或长篇小说)也是史诗,其价值是其他任何体裁的文学作品所替代与比拟不了的。防城港,广西的一个年轻的地级市,港口始建于1968年,防城港市成立于1993年,位于湛蓝、浩淼、富饶、吉祥的北部湾大海畔,背靠逶迤参天、绵亘千里的十万大山,中国大...

  • 279
  • 0
  • 10
  • 0
2020.09.04 10:14

《西部散文选刊》2020年第8期发表《瑶乡行》,十多年前写的,不算佳

有一年,河池市铜鼓山歌艺术节在桂西北边陲的南丹县举办。本人作为《中国教育报》“文化周刊”的特约记者亦受邀忝列其间,果然大开眼界,获益匪浅。除了在艺术节上众多的日程中欣赏了当地文艺表演家、民间民族艺人精湛的歌舞演出与精彩的地方、民族文艺风俗节目外,我们还游览了该县秀丽绝伦的自然风景,而最重要的是亲身来到了白裤瑶的聚居地,领略了他们的热情、纯朴与奇特。瑶族是一个国际性民族,又以中国的广西最多。瑶族的种类...

  • 168
  • 0
  • 3
  • 0
2020.08.29 11:00